治国考“早泄症”该有良方


时间: 2021-08-22

  小学生课堂考试偷看一下,权当小孩子耍点“小聪明”,老师及时批评制止也就过去了。可是当“国考”一次次惊曝泄题作弊事件,就非同小可。京华时报昨日披露,2011年国家一级建造师考试前天开考,有考生发现考前头一天晚上考题和答案已被人通过博客公布,其考题与考试内容几乎完全一致,答案与一些专业考试网站考后给出的“正确答案”80%吻合。

  看来这愈演愈烈的考试作弊之风,线年度注册会计师全国统考陷入“泄题门”,有网友17日已在微博晒出相关考题;余波未了,紧接着国家一级建造师考试又深陷“泄题门”。“国考”病得不轻,似乎对此“早泄症”尚拿不出一帖良药,眼睁睁地瞅着众考生纠结、焦虑、愤愤不平。

  有意思的是,当地有关部门对泄题事件撇得很清:前三四天才拿到试卷,从试卷的签收到保管,都有严格的监控流程,几乎没有泄题的时间,至于考生个人信息遭非法泄露,“极有可能为网络黑客所为”,并且这“属于国家级考试,出题方是国家有关部门”。言下之意这事出在国家,与市里无关。可是,国家有关部门却无回应,这就不免让人费疑猜。

  当然,很情愿相信该市“没有泄题的时间”,是潜伏的“网络黑客”能量够大。但是广大考生深表怀疑,毕竟泄题事实业已存在,有不少考生考试前几个月就开始不断收到各种贩卖答案和“包过培训”的短信,在网上看到标价7000元(两科)、4000元(单科)答案,与注册会计师统考前“卖答案”的情形非常相似。而此前举行的国家司法考试也同样被曝出考前就已泄题,开考前一晚,培训机构的培训班上居然押中很多考点。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次“国考”泄题的背后同样有内鬼在作祟。

  内鬼是谁,是从哪个角落伸出黑手的?尽管目前尚不可知,但2006年度该项考试也曾出过泄题事件,而泄题者正是曾担任建设部、人事部组织的2005年度、2006年度全国一级建造师、2006年度全国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考试的命题专家,原北京易成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宋福来。不过2008年12月他已被判处1年6个月徒刑,按理不该再出内鬼,但在“前腐后继”的现实语境下,什么都可能发生,只是有些内鬼潜水功夫比较深而已。

  这种祸国殃民的内鬼本该被严惩的,很不幸,之前很多类似的内鬼很幸运,像宋福来这样重量级的内鬼也仅被判了1年6个月,犯罪成本之低可见一斑。而在美国,托福考试中作弊被认为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会面临最高5年监禁和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最高级别的“国考”如果任凭泄题、作弊行为泛滥,怎指望那些靠作弊等投机取巧考出来的注册会计师、建造师来为国家服务?

  不信当今面对病得不轻的国考“早泄症”,我们找不到根治的良方。我国有部《保密法》,但以泄露国家秘密罪追究考试作弊行为,司法实践中尚存在不少困境,主要原因是对试卷和答案的国家秘密属性尚存较大争议,直接影响法院量刑,通常都以轻判了事。面对愈演愈烈的考试舞弊案,有必要如早年法律专家呼吁的出台《考试法》,以加大泄密等犯罪的成本。(首席评论员 王国荣)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手机报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