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大结局曝光?现实才是最好的编剧


时间: 2021-08-30

  这个夏天《扫黑风暴》席卷全网目前播放量超过20亿14.7万人评分达到7.8分强势霸屏热搜榜▲《扫黑风暴》由中央政法委宣教局、政法综治信息中心、湖南省委政法委指导,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讲述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后,“前刑警”李成阳、年轻刑警林浩和专案组组长何勇共同协作将黑恶势力及保护伞成功抓获的故事。开篇的“麦自立失踪案”不禁让人想到轰动一时的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让邓家姐弟重燃希望

  ▲《扫黑风暴》由中央政法委宣教局、政法综治信息中心、湖南省委政法委指导,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讲述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后,“前刑警”李成阳、年轻刑警林浩和专案组组长何勇共同协作将黑恶势力及保护伞成功抓获的故事。

  2004年,麦自立在“村村通”工程中任工程监理,触动了某些非法势力的利益。在一个雨夜,他被马帅一个电话叫出去后就此失踪。

  多年来,麦自立的妻子薛梅一直没有放弃上访举报,但始终没有结果。2018年,在得知中央督导组来绿藤市的消息后,她录制了视频,准备在督导组进市的路上,实名举报马帅。

  然而,还没等到督导组的车,薛梅就被一辆播着《祝你平安》的环卫洒水车撞死。当晚,杀手将她的尸体掩埋在郊外。真相随之深埋地下……

  当事人之一的马帅,现在已是新帅集团老板,因与人发生冲突,被关押在看守所里。他一边听着法律顾问李成阳读文件,一边悠闲地吃着海鲜刺身。“前刑警”李成阳于十年前离职进入新帅集团工作,也是另有隐情——他一直在暗中调查师傅警察林汉之死背后的真相。

  另一边 ,中央督导组总算到达了绿藤市。饭桌上,暗潮涌动。有人似乎在偷听,有人看似漠不关心,有人还失神摔了盘子。在得知何勇审讯马帅遇到阻碍后,督导组组长骆山河意有所指地说了句“一个月之后的庆功宴,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够参加”……

  在后续审讯中,“麦自立案”的重点人物马帅突然死亡,调查一度陷入困境。孙兴为何能逍遥法外,他的父母又是谁?绿藤的“黑”能顺利被打下来吗?背后的“伞”到底有多大?绿藤的水有多深?

  《扫黑风暴》作为一部刑侦剧,画风注定不会是明快的,有不少观众觉得看得憋屈。有网友说一想到片头的“根据真实案件改编”,就更难受了。

  现实不是爽文。公检法部门多年扎实的调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雷霆行动,还有无数正义的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有了《扫黑风暴》等剧中惊心动魄的故事。

  2003年春节前夕,邓世平去新晃一中上班后失踪。当时,邓世平负责监督学校操场的土建工程质量,承包这项工程的是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二人因工程质量问题产生矛盾,杜少平对邓世平怀恨在心。

  2003年1月22日,杜少平伙同罗光忠在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将邓世平杀害,当晚二人将尸体掩埋于操场一土坑内,次日指挥铲车将土坑填平。

  邓世平的家人寻人无果,怀疑邓世平已经遇害。1月25日,邓世平妻子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报案,但一直未立案,被定性为了失踪。

  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让邓家姐弟重燃希望。2019年4月30日,邓世平的女儿邓铃给中央督导组写了举报信。2019年5月31日,湖南怀化警方对杜少平“操场埋尸案”正式立案侦查。

  6月,警方对新晃一中操场进行了挖掘,发现了邓世平的尸骨。犯罪嫌疑人杜少平的心理防线很快被警方突破,供述了2003年杀人埋尸的全部犯罪经过,故意杀人却脱罪16年。

  时任新晃一中校长的黄炳松,正是此案帮助杜少平脱罪“关系网”的枢纽人物。在外甥杜少平杀人后,他找到自己的学生——时任新晃县公安局政委的杨军。杨军利用职务便利,故意隐瞒证据、勾结市县两级办案人员不予立案。

  天日昭昭,2019年12月17日至18日,怀化中院一审对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公开审理,杜少平被判处死刑。湖南高院二审维持原判。2020年1月20日,杜少平被依法执行死刑。“操场埋尸案”背后的“保护伞”也被全部挖出,19名失职渎职公职人员被依纪依法处理。

  剧中另一人物孙兴,本名高赫,多年前杀人,改名整容后化身为凤凰夜总会老板孙兴。他不仅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的作恶行凶。其原型被认为是臭名昭著的孙小果。

  2019年3月,一个叫孙小果的人因故意伤害案被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决定逮捕。而在1998年,孙小果就因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院一审判决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许多人都心存疑虑,为什么二十年前就应该被执行死刑的孙小果,离奇“复活”了?

  1994年,孙小果伙同四名男子将两名女青年强行拉上车,开到郊区实施。当时孙小果不是主犯且未满18岁,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1995年,其母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暗箱操作非法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又非法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

  1999年孙小果上诉,经过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次二审改判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但并未发现徇私枉法情节。按照法律,死刑缓期两年期间没有新的犯罪,则转为无期徒刑。经过其母孙鹤予与继父李桥忠的多方运作,2007年9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并最终由死缓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随后,二人又在监狱系统活动,让孙小果享受特殊待遇,甚至还申请了从未参与过的“重大发明”,以此获得减刑。

  2010年,未够刑期的孙小果,成功利用关系网以“李林宸”之名在外活动,开办多个公司在昆明胡作非为。至2019年4月,孙小果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在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后www.bp4c5.com.cn,孙小果涉黑涉恶团伙和其“保护伞”被一举端掉。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依法公开宣判,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孙小果母亲孙鹤予以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行贿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司法的威严与公正在关系和金钱往来交织中被扭曲。正如云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所说:“中间只要有一个人是严格执法,他的这个事情就走不下去,每一个人都松这么一个小口子,最后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扫黑风暴》改编的另外两个真实案件分别是湖南文烈宏涉黑案和海南黄鸿发案。

  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暗中“统治”绿藤多年,拉拢了太多的保护伞,甚至帮公职人员升职铺路。不仅开着豪车,还把副驾改成了假山茶座,一边开车一边喝茶,越平常越是嚣张。

  他的原型是“现金王”文烈宏。据调查,2002年起,文烈宏开始在长沙市内各大宾馆开设赌场、组织他人参赌从中抽头渔利,每场赌博下来光“抽水”钱就有几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同时,他还向他人发放高利贷,招募多人为其暴力收账,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步形成。

  据了解,只要认识文烈宏的人向他借钱,钱随要随拿,出款比银行还要快。文烈宏银行卡中其中一张的进出流水量,甚至高达六七十亿元。

  ▲文烈宏在房子里面储备了大量的现金,号称在长沙(晚上)12点钟以后到上班之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资金的,他是第一人,所以他有长沙的“现金王”之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烈宏靠贩卖水产品及承包工程起家。而从“文三伢子”变成身家十几亿的“现金王”“文三爷”,他走的是黑道,发的是黑财。文烈宏在长沙市内各大宾馆开设赌场、组织赌局、提供赌资结算,吸引众多企业主、公职人员参与赌博活动,从中获利。

  在他的黑色大网中,时任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周符波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两人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黑伞”庇护之下,黑手敛财不止。

  1995年,以黄应祥、黄鸿发、黄鸿金、黄鸿明为组织者、领导者,以黄氏家族宗亲势力为纽带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黄鸿发涉黑团伙盘踞昌江30年,草菅人命,大肆敛财,作恶累累。他们有组织地通过开设赌场、非法采矿、盗窃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先后成立海南省昌江鸿发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昌江鸿启实业有限公司等多家经济实体,“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该组织牟取巨额非法利益达20余亿元,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多达58起,其中刑事犯罪高达53起,共造成2人死亡、21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2021年召开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上指出,在各地有关部门的推进下,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7万人,缉拿目标逃犯5768人,境内目标逃犯全部缉拿归案,境外目标逃犯到案率达88.7%,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89742件……黑恶势力得到有效铲除,社会治安环境显著改善,法治权威充分彰显,党风政风社会风气明显好转。

  这一个个数字背后,是无数执法者凭着对正义的坚守,舍小家顾大家,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全国100余万政法干警充当主力军、奋战在一线名政法干警在专项斗争中负伤牺牲。还有无数的普通人团结了起来,勇敢同黑恶势力做斗争,让罪恶无所遁形。

  “胖哥俩”的坏事,热搜第一!还有这些网红店被通报!撤离阿富汗,美国只给“盟友”留了30分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